吠品诿惨 发表于 2020-1-7 03:04:46

眼中有别人

心,一直就这样,静静地柔软着,柔软的宛如浮在海面的一朵浪花,柔的会在瞬间悲凉,软的能在刹那破碎。<br>  浪花,听来就很美。因美,也给予人太多的遐想,那是洁净的唯美,恬静的娇柔,弦目的妩媚流苏一字拖鞋,那阵阵重重叠叠的浪潮更似雕刻的吴亦凡袖套冰清的白玉。世间每块势态各异的白玉,有棱有角,却永不伤人,把玩于手心,却能安抚至人心。面对涌起的浪花,我有投身其间的冲动,因此,我爱上了大海。只快乐着,并痛着是,自此,我却如隐身于一朵微小的浪花身间,每次高高扬起时,我想去喊山细密的花辨似净透的明镜,我从中能窥见到另一个自已的影子。飘浮的影子,因没了众生恩怨的牵绊,挽袖长舞,迷茫,凄楚,那是剥离了肉体的灵魂,似远非近,仿若隔世。想来荣丰园艺,今世,侬不应似浪花,最得意淡然&nbsp;&nbsp;&nbsp;失意泰然好。<br>  潮起潮落,飞溅激越的片片浪花,绚丽斑斓,如梦似醉,天空下飘扬着的那曲动听的潮声汐乐,偶尔,还会有几只海鸥欢快着从头顶掠过。-这样的画面,曾在我脑海里回荡徘徊,那该是怎样的一曲低沉温婉继而激越万丈的感情谱写呢?<br>  那惊竦拍岸的一响过后,浪涛退去,留下的是,一地碎碎的浪花,似一地湿湿的眼泪。多少人,能找回那朵曾经飞扬着的浪花路飞打火机?又有多少人,能想到找回曾经的那朵浪花?退了,碎了,痛了,从激越的高峰急剧坠落,该是一场生命的涅磐,因而,自此,该有了一双不一样的羽翼,哪一片天空不再属于自己,就会在那双日渐丰腴的双翼下隐去,埋葬,也该有不一样的生命轨迹,甚至于,还要拥有一段不一样的爱恋。<br>  一次次碎了,痛了,每一朵重生的鲜艳的浪花却还是一如从前的那朵,再次飞场过后,再次重重地碎一次,再次深深地痛一回。同样的开始,同样的结局,从来就不曾改写过。<br>  一只轻巧的鸟,突然俯首冲入浪花丛林,用尖锐的嘴牢牢勾起浮说说我的生活出水面的小鱼,瞬间飞离视线。可有人知,溅起的那一小爸爸,您走啦缀浪花,是大海为飞鸟嘴中的鱼儿而悲泣的眼泪吗?是的。她悲泣,自己是那么的柔软无力,连淌漾于自己怀抱的一尾小鱼都不能挽救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软弱的鱼儿被带走,离去,远去,直到死去。她怎能不悲伤吗?这浩淼的浪花,便是大海的眼泪,也便成全了世间这样一段悲泣的故事。<br>  柔软的浪花,诉说着无数个柔情而又悲手机听筒通用伤的故事,无数次碎了,痛了,却都无从沉淀积累丰硕,为自己书写一部永不摧毁的长城史。中草药种苗<br>  我们常常善于表达对浪花的美,对浪花的爱,却忽略了,其实,在她那东方芙蓉鸟用品店看似恢宏的涛声里,有着另一番别样的低诉。寂寂的夜空,再哪般的咆哮和发泻,都掩没不了的一种低诉。<br>  柔软的浪花,一如我心,柔的不忍,软的不服。<br>  因为柔流光碎影,谁解花语软,便没了自己。<br>  浪花如我,侬似浪花。常常,如浪花般,碎了,痛了,再碎一回,再痛一次…… <br>  古人云:云在青天,水在瓶。其实,云便是会飞的水,水就是会流的云哩。或许,那一朵淡淡的白云,那一抹七色的彩虹,还有那清晨盘居于农舍、树梢、草尖上的露珠,抑或,在严冬下,那白亮透明的寒冰,皆是那朵朵浪花一生一世中灿烂的唯一的慰藉,是她们单调刻有一种爱,无法说出口板悲凉的生活画里,一笔笔一副副活生生的淡妆浓抹,在她的内心,该是怎样的欣喜和满足了?<br>  其实,爱又何尝不是如此?爱过了,痛了,碎了,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要学会生活,学会坚强。人的一生,是一本厚重的书,以怎样的方式和心情,去翻阅每日一练数学这本书,取决于你心中对爱的取舍。<br>  在浪花心痛的时候,知青生活杂谈·西瓜变南瓜换一种角度,看问题,一切皆会改变。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眼中有别人